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割裂 >

谁在骂拼多多谁在拜奶奶庙:被割裂的中国阶层文化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割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拼多多上市后,朋友圈出现了许多骂声,火力主要集中在平台上充斥着山寨货:“粤妙洗衣粉”“addidada”“不伤手的立自”……

  有人说“这种山寨东西也能上市,怪不得中国做不了创新药”。这种言论的逻辑性就有待推敲了。追求创新、有知识产权概念的人,和买粤妙、奥秒洗衣粉的人,几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群。

  我在纽约读书时,有位讲师是Nike出来的,我们聊到中国山寨Nike鞋的时候,他笑着说:其实Nike并不太担心中国的山寨货,因为会买真Nike和会买假Nike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群,几乎没有交集。

  有人说,山寨货平台拼多多的成功是对创新型创业者的打击。我曾经也是创业者,身边有不少朋友还在追求创新创业的路上继续走着,我们一致认为“说受打击,真真太抬举我们了。因为‘拼多多’这个生意我们根本做不了,这个目标人群我们看不懂。”

  拼多多能有“3亿用户”,以及平台上那些搞笑的山寨品牌之所以存在,不可以简单理解为“中国不注重IP保护”或“商业创新在沦落”。

  我今天不评判山寨,不评判拼多多。我想说的是,中国太大,大多从小在城市生活的人,对于这个社会的某些角落几乎一无所知。

  我在网上看过一些农村大学生对于拼多多上“山寨货”的评论,大致意思是: 我们都知道这是假的,农村里的人不在乎是奥妙还是粤妙,只要能用、便宜就好,真货我们真的用不起。但我现在考上了大学,毕业四年了,赚了钱,叫我买假耐克我都不会买。

  据不完全统计,大专以上学历的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不到10%,本科比例不足5%。对于四五线的人群生活环境,我们究竟了解多少?

  网上曾经爆出过关于农村父母杀孩子的新闻,我一位大学同学非常愤怒,评论说:

  “难怪他们穷,穷的人往往不是懒就是蠢。我们家阿姨从安徽农村出来靠辛勤劳动供孩子上大学,改变了生活。”

  这个话在同学之中引起了争议,她很快删除了这条评论。这位同学非常善良,我能理解她作为母亲看到这样的新闻是如何痛心和愤怒。但这一句评论恰恰折射出了我们这些大城市的孩子对于“底层”社会的零认知。(我非常不愿用“底层”这个词,但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名词。)我同学以为她家的阿姨已经是“底层”人群了,连那些钟点工阿姨都能靠努力供孩子读大学,为什么其他穷人不行?她不知道,在中国的某些山区,在非洲的疫区,几乎不存在努力改变命运的可能性,而他们之中大部分人并不“蠢”也不“懒”。

  恰巧,昨天我看了一位清华大学建筑系在读博士徐腾在“一席”的演讲视频,让我又对这个割裂的阶层文化,有了新的认知。

  徐腾在民间发现了许多挑战我们认知极限的东西。其中,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一尊神像是这样的:

  左边这尊神像看着没什么“异样”,手持神杖,但走进一看,这神仙手里拿的竟然是……

  “车神庙”是为了保佑开车的人出行平安的,正殿的车神前面供了一个大巴方向盘。

  这是整个“奶奶庙”的一个分支而已,“奶奶庙”里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菩萨,总之大家想要“保佑”什么,庙的管理员就“造一个”菩萨。非常实用主义。

  徐腾说了些令我很震惊的数字:“每年的庙会是三月初一到三月十五,这十五天会有超过100万的人到现场去朝拜……整个寺庙是24小时营业,半个月不到它能产生4000万的流水。在河北易县这个贫困县,其实它的旅游收入已经远远地大过了旁边的世界文化遗产清西陵……”

  对于他们而言,虔诚朝拜是求个心安。他们没有什么文化,甚至分不清释迦摩尼和观音的区别,只要在随便一尊佛像背后贴一张“送子观音”,想生孩子的村民就会去朝拜。

  我外公以前是老家当地的政府官员,退休后有一次回到村里受到了村民的“最高礼遇”,老表们把外公当成是“全村人的骄傲”。一个农夫好奇地问外公:“你的退休工资有没有200块?”

  我不知道到我们孩子那一辈,这种被割裂的阶级文化是否会有变化,或许那些偏远山区的子子孙孙大多还是不开化,而我们的子女甚至比我们更难理解那样截然不同的生活。但我会跟他们说:这个世界很大,对于我们不了解的人生,尝试去理解,如果无法理解,至少多一些包容。

  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说想看和“苏轼”有关的文章,点击“阅读原文”可以看到以前这篇旧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sasagurink.com/gelie/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