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隔离戒毒 >

天涯区:两次被强制戒毒的80后 变成“鹅司令”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隔离戒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家庭就好比一架飞机,每一位家庭成员就是组成飞机的重要零配件,家里若有人吸毒,就像零部件出了问题,会给飞行安全造成重大隐患。我们每一位家庭成员就有义务,帮助飞机回到正常的航道……”这是天涯区红土地社工中心工作人员黄燕和南岛居禁毒专干麦建文每次入户时,与戒毒康复人员家属交流的开场白。

  去年以来,天涯区高峰、南岛片区的不少戒毒康复人员在社工和禁毒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融入社会,过上了正常的生活,黄飞就是其中之一。

  走进南岛,远远便会看到开着标记“本地农家草养鹅”面包车的一个皮肤黝黑、身体结实的青年,正走街串巷给客户送鸡鸭鹅——他把每只鸡鸭鹅包裹得稳稳当当,有序地送到每一家客户的厨房。

  南岛居党委副书记曾伟华说,他与黄飞结缘是单位一次演出需要活鹅当道具,当地农户家的鹅卖完了,便托人找到了黄飞。黄飞非常乐意,并愿意免费把家里最漂亮的鹅借给南岛居演出。“现在,黄飞每次去市区内送鹅或从那里回来,都会热心地在我们南岛居的几百号人的微信群里问有没有需要搭车的,已坚持两年免费送大家往返于南岛与市区之间。”

  “80后”的黄飞今年39岁,是南岛居人,小时候因父母忙于农活缺乏管教,便沉迷于游戏,拉帮结派参与打架,初中没读完便开始浪迹社会,误入歧途走上吸毒的道路,成为了熟人眼里的“问题青年”。2008年11月,黄飞因为吸毒第一次进入强戒所;出来之后不久又在社会朋友教唆下复吸,于2011年5月第二次进入强戒所。

  伤心欲绝的父母曾经有过要放弃他的念头。黄飞也曾认为自己的人生没有爱,没有出路。“我觉得过去吸毒的日子全部都是黑暗的,看不到希望,看不到阳光,没有像正常人的那种生活状态,比如读书、有同学、有心爱的女朋友,我都没有。”回忆起吸毒的日子,黄飞称“往事不堪回首”。

  在目睹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组织成功帮扶戒毒康复人员回归社会的几个案例后,黄飞的父母意识到一定要好好管教儿子;黄飞也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不能被毒品毁了,于是下定决心戒毒。

  为了让黄飞改过自新,父母将他送往远在定安县的伯父家。伯父家并不宽裕,有一个儿子长期照看几亩果地,养了几千只鹅苗。黄飞对新环境十分满意,他的堂哥做事麻利、勤快,每天带着黄飞一起放鹅、喂鹅,并主动担起了大部分的苦活、累活。每逢节日,黄飞便与堂哥开着面包车给顾客送鹅,两人劳有所乐,让黄飞感觉有了不一样的生活。

  在定安生活的几年里,黄飞认真学习养鹅技术,学习伯父、堂哥的待人处事方式,学习销售、与客户谈判的方法。他不再感觉与他人格格不入,不再感觉生活枯燥乏味。他期待每天早起放鹅,晚上看着鹅吃饱喝足歇息,期待着自己养的鹅肥肥胖胖。

  2015年9月26日,中秋节前夕,黄飞打电话给父亲,说自己做好了回家的准备,并主动提出要和父母一起踏踏实实地打理自家的果地,让全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回到南岛后,黄飞和家人一起悉心打理槟榔、芒果,养殖了几十只灰鹅。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几万元资金后,他便专心致志地发展养殖业,在40亩果地里投放了近1000只灰鹅、200多只走地鸡、100多只花鸭。此外,黄飞还充分利用空间在槟榔地里间种起百香果。

  如今,黄飞已经成为当地远近有名的养鹅专业户。客户走进果地,便可以感受到“鹅声篱落下,草色户庭间”的佳境。“黄飞变了,成为一名好青年了!”邻居们一谈起黄飞,纷纷竖起大拇指。

  去年春节后,黄飞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两人很快地走进结婚姻的殿堂。如今,黄飞不仅自己戒掉了毒品,还认识了一群乐观向上的朋友。他用自身经历告诫、挽救了不少曾经在毒品边缘徘徊的人。

  随着几年的细心经营,黄飞的客户数量大大增加。目前,他每隔三四天就要往返市区为老客户送鸡鸭鹅,大家十分认可他的走地鹅、走地鸡,热心地为他介绍新客户。黄飞表示,自己未来的打算就是攒够资金购买沼气建设材料,让粪便等废弃物转化为天然有机肥料,进行生态养殖。同时美化果地种植环境,还溪还水,发展庭院经济,打造有特色的农家小院。

  “感谢天涯区红土地的社工和南岛居的禁毒专干,这些年他们没有歧视我,经常上门做家访,提供各种物质和精神的帮助。”黄飞表示,在大家的帮助下,他目前已彻底远离毒品,正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人生价值。因为他的人生已经错过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

  “我们的康复中心会不定期对黄飞进行尿检抽查,以确保他没有复吸,也会不定期地走访了解近况。”黄燕说,黄飞2013年5月接受社区康复,2016年5月解除社区康复,至今没再复吸。

  “我们愿意相信像黄飞这样的戒毒康复人员可以在大家的帮助下,走出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道路。”红土地社工总干事邓维勇说,禁毒工作是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的一项工作,红土地社工和南岛居禁毒专干的服务对象也需要社会更多的包容和支持,帮助他们在建立自信的同时可以更好地回归社会,为自己、为家庭以及为社会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三亚日报记者 黄世烽 文/图)

本文链接:http://sasagurink.com/gelijiedu/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