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隔离戒毒 >

走进戒毒所 近距离探秘戒毒人员生活

归档日期:07-16       文本归类:隔离戒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荔枝新闻记者走进盐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这里布局整齐、干净整洁,像一个特殊的“大家庭”,正是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全体民警陪伴着吸毒人员走过戒毒最初最难的日子,净化被毒品侵蚀的心灵,尽心尽职地帮助这些“学员”尽快康复、走出毒网

  据介绍,相当一部分吸毒人员刚进强制戒毒所时精神恍惚,稽延性戒断症状明显,这些监管对象时常无理取闹、故意刁难甚至会有种种谩骂失控的举止。邱丽荣是女子管教组组长,面对胡搅蛮缠的女学员敢于硬碰硬,对于误入歧途的女学员总是耐心劝导。她的公正执法与爱心管教,使得她所管理的女监室综合考核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阿云是一名女性戒毒人员,刚入所时精神恍惚,抗拒管理,多次胡闹,同监室学员对她又恨又怕。面对阿云的状况,邱丽荣先调出其档案,了解其家庭和吸毒情况。原来,多年前,阿云的丈夫就是个“瘾君子”,因无法获得购买毒品的大量资金,便铤而走险以贩养吸。几年后,因受丈夫影响,阿云也沾染上了毒品,而且毒瘾非常深。阿云进入戒毒所后,因毒瘾发作非常难受,加之心中放不下唯一的女儿,所以情绪对抗严重。了解情况后,邱丽荣主动接近阿云,关心她帮助她,与她促膝谈心。“谈心首先从家庭入手,我儿子比她女儿小几岁,我们都是母亲,所以我就和她拉家常,聊孩子的成长、生活。”邱丽荣介绍说。

  生活上,邱丽荣对阿云的照顾无微不至。日复一日的疏导教育,不厌其烦的关爱帮扶,终于软化了阿云被包裹着的那颗心她逐步体会到自己的空虚、认识到作为女人应有的自尊、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几个月后,当阿云提出想请假回去参加女儿婚礼时,邱丽荣向上级领导汇报后给她批了三天假。阿云成功戒毒离所后,邱丽荣一直和她保持联系,并定期跟踪了解其生活情况。记者采访中,阿云动情地说,人生的路上遇到太多的人,有的可能伤害到你,有人会拯救你,邱警官是她人生的“救星”,她要感谢邱警官一辈子。

  “除了和她们倾心交谈,消除她们的心理障碍外,还应给予她们更多的帮助,让她们感受到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温暖。”这是邱丽荣经常对女子管教组同事说的话。把被管教的学员看作是犯错的孩子一样进行说服教育,邱丽荣以“妈妈型”的关爱教育方式,感化了一批又一批学员,她也被众多学员称为“爱心妈妈”。

  42岁的阿华文质彬彬的,如果不是穿着一身蓝色衣服(男学员统一服装),还真看不出他是一名正在接受强制戒毒的人员。“昨晚和儿子通了电话,他问我:爸爸,你那里现在是白天还是夜里?。”儿子的随口一问,让阿华瞬间泪流满面。原来,为不伤害到孩子,阿华的妻子和父亲对孩子谎称其出国去做生意了,要好久才能回家。

  善意的谎言背后是无尽的悔意。在生意场上拼搏多年的阿华算是一名成功人士,十多年前,从单位辞职下海,凭着对市场的敏锐度和良好信誉,他的生意很快走上正轨,收入颇丰。几年前的一天晚上,阿华和几名生意场上的朋友在一起吃饭喝酒,酒后几人去酒吧玩。不久,有人提议搞点来“玩玩”,禁不住朋友诱惑,阿华也加入其中。此后一段时间,“溜冰”成了朋友聚会必备的“娱乐节目”,就这样他上瘾了。“溜冰好几年,家里人不知道我碰这个东西,因为我从不在家里溜冰。”阿华说,每次“溜冰”后情绪异常兴奋,不知道饿,白天一个人躲在家里拉上窗帘睡觉,怕光、怕见人。原本正常交往的朋友、亲戚也都惭惭疏远了。一直到他被警察当场查获,家人才知道阿华已吸毒多年,并因此花费了数十万元。阿华向记者吐露,当他被送到高墙之内接受强制戒毒,看着眼里写满失望的妻子走出大门时,他才如梦初醒,暗暗下定决心不再吸毒。

  如果说一通“亲情电话”,让阿华维持了父对子的尊严与亲情,那么高墙内外的“视频团圆”,也让阿豹重拾了子对母的感恩与责任。“你在那里能好好的,我们全家就都会好好的。”阿豹在远程视频前,看着瘫痪在床的老母亲不断念叨着,这位四十多岁的汉子不禁泪如泉涌。“面对家里老母亲的责骂、老婆的哭闹,我用一个又一个谎言哄骗着,答应她们说已经在戒了,在戒了!”阿豹说,老母亲此前虽然行动不便但还常来看他,一个月前老母亲的双腿都瘫痪了,妻子照应不过来,他当时真的彻底崩溃了。后来,管教干部多次找他谈话,提出可以进行远程视频会面,他也因此慢慢走出心理阴影。“他以前那种积极向上的态度又回来了。”民警告诉记者,正是由于有了“亲情电话”“视频团圆”这样的人性化管理,阿豹和家人关系得到极大的缓和。这种人文关怀的做法一举多得,既能让家属暖心、戒毒学员安心,也让民警放心。

  “从我们接触的吸毒人员调查分析发现,这些人除了自己自律能力很差外,其家庭生活以及其接触的社会关系,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民警蔡凤新分析说。在强制戒毒所,记者与两位家属分别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小芬一家四口租住在城里,其公公和丈夫在外打工挣钱养家,她负责在家照看小孩和洗衣做饭,如果丈夫没有因吸毒被送进强制戒毒所,一家人生活可谓其乐融融。“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开始碰毒品的,你知道吗?”对于记者的提问,小芬的回答令人惊讶:“我和他谈恋爱时,我就隐约感觉到他吸毒。”“那时候就开始吸毒了,你知道了为何不阻止他呢?”“他这人喜欢酗酒,每次喝多了就出去购买毒品吸食,我也管不了他。”对于丈夫的吸毒行为,小芬选择了沉默。

  小芳的孩子还不到一周岁,她带着孩子和公婆住一起,白天上班工作,晚上回家带孩子,每月还要定期到戒毒所看望接受强制戒毒的丈夫。“我丈夫不仅吸毒,还喜欢赌博,几年时间花了家里几百万。”小芳说,为了筹集毒资、赌资,其丈夫在外到处借钱。为偿还债务,家里卖了一套价值上百万元的房子。小芳的丈夫以前是做生意的,家里为了方便他谈生意,曾给他购买了一辆轿车,但没多久就被他偷偷卖了,转身继续赌博、吸毒。此后几年时间内,家里先后为他购买了几辆轿车,结果都被其卖了。“我为了帮他偿还债务,自己多张信用卡还欠着银行十几万元呢。没办法,如果不是孩子小,我真想和他离婚,我父母也一直在催促我离婚。”小芳的话语中透露出几许“无奈”。

  “像小芬、小芳这样的家庭,除了他们的丈夫自律能力差之外,小芬、小芳也是有责任的,明知丈夫吸毒,不仅不及时劝阻,还一味纵容、隐瞒。如果他们能及时劝阻或向警方举报,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蔡凤新感慨道。蔡凤新说:“要想彻底告别毒品,除了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健康家庭生活环境外,学员们离开强制戒毒所后,一定要远离以前的生活圈子,远离曾经的毒友,只有这样才能重新回归社会、回归家庭。”

本文链接:http://sasagurink.com/gelijiedu/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