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革命乐观主义 >

十大元帅陈毅的故事

归档日期:11-30       文本归类:革命乐观主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有一年,他到一位亲戚家去欢度中秋节,一到就看见一本自己很想读的书,于是忘记了步行尽十里路的疲劳,立即躲到一个空房间里专心地读起来,一边读,一边作毛笔批注。

  亲戚几次来催他吃饭,他也舍不得将书放下。亲戚就把糍粑和糖给他端去,谁知他嘴里吃着糍粑,注意力却还完全沉浸在书中。糍粑本该蘸糖吃,可他竟把糍粑伸到砚台里蘸上墨汁往嘴里送。

  过了一会儿,亲戚又给他端面去,只见他满嘴都是墨,便喊来了众亲友来看,大伙一瞧都忍不住捧腹大笑。陈毅却很风趣地说:“喝点墨水没关系,我正觉得肚子里墨水少哩。”

  建国初期,陈毅任上海市长。有一次对工商界人士演讲,讲台上摆放着名贵的鲜花和精美的茶具。陈毅一上台就说:“我这个人讲话容易激动,激动起来容易手舞足蹈。

  讲桌上的这些东西,要是被我碰坏,我这个供给制的市长,实在赔偿不起,所以我请求支持会议主持人,还是先把这些东西‘精兵简政’撤下去吧。”会场上的人们立刻发出了轻松的笑声。

  在60年代的一个会议上,陈毅为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而大声疾呼:“不能够经过了几十年改造、考验,还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项帽子戴在所有知识分子头上!”

  说到这里,陈毅摘下帽子,向参加会议的知识分于代表鞠了一躬,然后大声说道:“今天,我给你们行脱帽礼!”这真挚的感情和恰到好处的幽默,使与会者为之动容。

  陈毅讲话大都不用稿子。但是,他出口成章,侃侃而谈,常常以机敏而风趣的言辞使听者折服。在一次会议上,有人看见他拿着一份稿纸,还不时地低下头看看,后来竟发现那是一张白纸。

  “陈总,您怎么用张空白的发言稿啊?”会后有人问他。他回答说:“不用稿子,人家会讲我不严肃,信口开河。”

  陈毅故居景区有一处景点,用花岗石雕刻了20颗巨型棋子,形如一盘开局的棋,名为“友谊广场”。这处广场正是立意于陈毅元帅“围棋外交”的高超外交手段。

  1958年2月11日,正式任命国务院副总理陈毅兼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虽然他在日记中曾表示对负责外交工作“实有绠短汲深之惧”,但他仍然出色地完成了党交予他的这项重任。

  陈毅的外交手段极为丰富,其中一个明显特征,就是善于借力。1958年,中国对日本提出改善中日关系的政治三原则后,浅沼稻次郎、石桥湛山和松村谦三等日本政界知名人士相继访华。

  在一次会见中,陈毅对松村谦三先生提出一条建议,“围棋、乒乓、书法、兰花都可以交流,不谈政治,只谈友好。”

  松村谦三先生极为赞同,回国后,他积极奔走,终于促成了1960年日本围棋代表团首访中国的中日关系破冰之行,1962年中国围棋代表团回访日本,此后中日民间交流日益增多。

  1964年12月,日本29位知名棋手发出呼吁,发动日本800万棋士征集民众签名,要求恢复中日邦交。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全面实现邦交正常化。

  陈毅这一外交创新,也被运用到了中美两国建交进程之中。陈毅,以其外交工作的辉煌成就,为新中国真正登上世界舞台建立了功勋。

  陈毅生平事迹陈列馆珍藏着一张带有深深折痕的照片,这张照片是随一封陈毅写给父母的信一起送达的。

  在抗战时期,这是殊为不易的,而它能保存到今天也体现了陈毅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崇高地位。1943年底,陈毅留下一首《赴延安留别华中诸同志》,即赶赴延安。

  到达延安后,陈毅参加了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主席团成员、中央委员会委员。是时,全党全军正在开展“整风运动”,陈毅积极投身其中。

  时常与促膝谈心,书信往来,向介绍自己在“整风运动”中的收获。复信称赞道:你的思想一通百通,无挂无碍,从此到处是坦途了。

  其间,陈毅因思念远在四川的父母,将自己开展劳动的照片附信寄往。为了避免信件被日伪军拦截,陈毅将信中“延安”二字改为“西安”,并落款为“儿仲弘敬书”。

  信件几经周折,顺利送达父母手中。新中国成立后,陈毅父母将这张照片赠予陈毅的侄女陈德珍。

  1922年,21岁的陈毅回乡时,做过一件至今仍被乡亲们传为佳话的事情。当时,农村极为落后,只有一些人力驱动的前清时安装的农业机械。

  以轧棉花的机子为例,需要3到5个壮劳动力轮番上阵才能驱动,且效率十分低下。一日,陈毅步行于羊岔河畔,看着潺潺流水,突然想到村里的轧花机太过笨重,费时又费力。

  为何不为乡亲们改装成水力驱动?也正好将学到的知识用之于民,让乡亲们认识到科学与知识的力量。陈毅很快便将想法付诸实践。

  经过试用,陈毅改装的轧花机不仅省了劳动力,轧棉花的效率更提升了一倍多,十里八乡的村民都赶来“看稀奇”,面对大家的啧啧称赞,陈毅格外开心。

  随后,他向留法的同学蔡和森去信,申请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之后,他收到了蔡和森的回信,组织已经同意他的请求。1923年初,陈毅离开故乡。

  从此,坚定地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如今,这台水力轧花机仍然保存在陈毅生平事迹陈列馆中。

  1962年的一天,陈毅元帅出国访问回国,途径家乡的时候抽出一段时间回家去看望年迈的母亲。母亲身患疾病,瘫痪不能动弹,大小便都是由别人照顾。陈毅刚进家门,就有人告诉老太太说她儿子回来了,老母亲特别高兴,待向儿子打招呼时,突然想起来,之前换下的尿裤还放在旁边没来得及洗,于是悄悄让人藏了起来。

  陈毅看到许久没见的母亲,又兴奋又激动,紧紧拉住母亲的手,不停地嘘寒问暖。过了一会儿,陈毅问母亲:“娘,我刚进来的时候,看见你们手慌脚乱的。你们藏了什么东西?”母亲知道没法瞒过去,就跟他说了藏尿裤的事。

  陈毅认真地说:“娘,您病了这么久,我都没能在您身边好好照顾,心里很愧疚,我洗是应该的,怎么藏起来呢?”母亲不知道如何是好,站立在一旁的几个人赶紧拿出尿裤,争着要去洗。

  陈毅拦住把尿裤拿回来,对他们说:“你们也挺累的,让我来。”然后又转向母亲:“娘,我小时候那么多尿裤,您从来不嫌烦。我今天给您洗上十条都抵不上啊。您的养育之恩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陈毅说完,就把所有的脏衣服拿到外面洗得干干净净。母亲看着儿子,满足地笑了。

  陈毅同志幼年时酷爱读书,他总是把书带在身边,有空就看上几页。如果发现了一本好书,那简直比什么都高兴。有一次,他到一位亲戚家去欢度中秋节,一进门就看到了一本自己很想读的书,于是忘记了步行几十里路的疲劳,立即到一边专心读起书来,一边读,一边用笔批点。

  他完全沉浸到书中去了,亲戚几次来催他吃饭,他也舍不得将书放下。亲戚把刚蒸好的糍粑给他端来,谁知他嘴里吃糍(cí)粑(bā),注意力却在书上。糍粑本来应该蘸糖吃,可他竟把糍粑伸到砚台里蘸上墨汁往嘴里送。

  过了一会儿,亲戚又给他端面条来,只见他满嘴都是墨,便喊来了众亲友,大伙儿一瞧,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陈毅却平静而诙谐地说:“吃点墨水没关系,我正觉得肚子里墨水太少哩。”

  1922年21岁的陈毅回乡时,做过一件至今仍被乡亲们传为佳话的事情。当时,农村极为落后,只有一些人力驱动的前清时安装的农业机械。以轧棉花的机子为例,需要3到5个壮劳动力轮番上阵才能驱动,且效率十分低下。

  一日,陈毅步行于羊岔河畔,看着潺潺流水,突然想到村里的轧花机太过笨重,费时又费力。为何不为乡亲们改装成水力驱动?也正好将学到的知识用之于民,让乡亲们认识到科学与知识的力量。陈毅很快便将想法付诸实践,

  经过试用,陈毅改装的轧花机不仅省了劳动力,轧棉花的效率更提升了一倍多,十里八乡的村民都赶来“看稀奇”,面对大家的啧啧称赞,陈毅格外开心。

  随后,他向留法的同学蔡和森去信,申请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之后,他收到了蔡和森的回信,组织已经同意他的请求。1923年初,陈毅离开故乡。从此,坚定地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如今,这台水力轧花机仍然保存在陈毅生平事迹陈列馆中。

  在抗战时期,这是殊为不易的,而它能保存到今天也体现了陈毅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崇高地位。1943年底,陈毅留下一首《赴延安留别华中诸同志》,即赶赴延安。到达延安后,陈毅参加了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主席团成员、中央委员会委员。

  当时,全党全军正在开展“整风运动”,陈毅积极投身其中,时常与促膝谈心,书信往来,向介绍自己在“整风运动”中的收获。复信称赞道:你的思想一通百通,无挂无碍,从此到处是坦途了。其间,陈毅因思念远在四川的父母,将自己开展劳动的照片附信寄往。

  为了避免信件被日伪军拦截,陈毅将信中“延安”二字改为“西安”,并落款为“儿仲弘敬书”。信件几经周折,顺利送达父母手中。

  1938年冬的一天,下着鹅毛大雪,部队转移到一个新区,战士们又冷又饿,都想进屋子里暖和一下,可村里老百姓不知来了啥部队,没一家敢开门。有的战士便埋怨起来。

  陈毅便向大家解释道:“这儿是新区,老百姓不了解我们,怎么能埋怨他们不开门呢?大家都可以在草堆旁休息,拿点稻草盖盖,我看也不错,金丝被(指稻草)压着鹅毛毯(指大雪),蛮安逸嘛!”陈毅这么一说,大家都笑开了,忘记了寒冷和饥饿。

  天亮后,还有一些战士抱着双膝“团”在墙角睡觉。陈毅对着一个冻得缩成一团的通讯员笑道:“小鬼,你也当‘团长’了,这么多‘团长’,我们还愁打不走鬼子吗?”大家在笑声中起床,准备开拔。“耳东耳东,当然居东啦”

  1939年5月,陈毅等人来到江都县吴家桥做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工作。他们了解到当地有两位德高望重的秀才,一位是陆家庙的陆冠南,一位是大袁庄的袁南宾,便把他们请来,热情地和他们谈民族气节和抗日的问题。

  午饭时间,陈毅邀请他们一起吃饭。陈毅请他们上座,两人谦让不肯就位。陈毅笑容可掬地劝道:“南宾南宾,面南作宾;冠南冠南,得冠面南。二老不得谦让啰!至于我嘛,耳东耳东,当然居东啦!”

  两位秀才对陈毅用三人的名字说出幽默诙谐的让座话语无比佩服,都顺从入了座。

  1901年8月26日,陈毅出生在四川省乐至县。五岁那年,父亲送他去私塾念书。私塾老师叫毛崇芝,是个老秀才。他学问渊博,教学严谨。学童如果不守纪律,不完成课业,他责罚严厉,因此学童们见了他有点害怕。但陈毅却并不畏惧这位严师的管教,他对那些极为难懂的文言诗书似乎有着特别的爱好,而且他似乎有着一般儿童所没有的超常的记忆力。老师所数的子曰、诗云,他只要回家读三遍,就能琅琅背出。老祖父见陈毅如此聪慧,也常常给他点儿小奖励。这样,陈毅对念书、背书更感兴趣,他常常把那些要背的篇目背得滚瓜烂熟为止。

  在私塾里,每到背书的时候,常常有不少学童因背不出而受到塾师打手心的惩罚。然而陈毅却从来未尝过打手心的滋味,因为别的学童背不出的,他都能从容而流利地背出来。老师对那些背不出的学童说:“你们要好好向陈毅学学,他年纪比你们小,背得这样熟,你们年龄比他大,却背不出,难道不

  吗?”在私塾里,陈毅念了一年多的书,读完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虽然他并不理解这些篇章的意义,但为他今后的学习打下了基础。由于他聪慧好学,成绩

  ,便被同窗学友们称为“小神童”。陈毅虽然聪慧好学,但家境清贫,没有钱买当时价格昂贵的纸,父母为此犯了愁。而学堂要求学生练字临帖。此外,陈毅还给自己规定,每天除老师布置的作业之外,还要加练1000个大字,1000个小字。陈毅让父亲给自己买了一些价格便宜的草纸,沾着米汤在草纸上写字,写完后拿出去晒干,第二天再写。如此循环往复,寒暑不息。老师对于陈毅书包里有一大叠草纸感到很奇怪,通过问陈毅方才知道其中原委。用秤一称,足有一斤多重!他说:“这纸里的字不仅是米汤写的,更是凝聚着他的心血啊!还有一次,他正在看书时,妈妈端来一盘饼和一碗芝麻酱,叫他蘸着吃。陈毅的书桌上有一个大墨盒,因为每天都要用,所以墨盒经常是开着的。陈毅一边看书,一边吃饼,不知不觉中,竟把饼蘸到墨盒里,一口一口吃得还挺香的。

  妈妈走进屋里,看到他满嘴都是墨,吃惊地叫起来:“你在吃什么?”这时,陈毅才发现自己蘸的不是芝麻酱,而是墨水。

  妈妈一边责怪他,一边心疼得拉他去漱口。陈毅笑着说:“没关系!吃点墨水好啊!我肚子里的‘墨水’还太少了呢!”

  就这样,陈毅凭着自己的勤奋学习、刻苦努力,长大后成为一个改造旧世界、创造新中国的革命者。新中国成立后,

  展开全部人们都知道陈毅元帅是位杰出的军事家和博古通今的诗人,殊不知他还是一位爱好象棋的高手,与象棋结下了浓厚的情谊。民主人士柳亚子先生称他为“兼资文武此全才”的将军。

  红军在取得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后,1933年盛夏的一天,骄阳似火。烈日下,在江西省永丰县藤田镇缠江坪,数以千计的群众,正在观看中国工农红军江西省军区和中共永丰中心县委举行的一次体育友谊联赛。

  这次比赛项目有:跳高、跳远、赛跑、泅水、走象棋、政治测验、文化考核等十余种。江西军区司令员陈毅参加象棋比赛,他是一位象棋高手,“杀”了半天,一连打败了十几个对手,接下来,便与闻名永丰县的象棋大师、中共永丰中心县委书记李福槐对弈。这时,观战者愈来愈多,挤得水泄不通。摆开“战场”,只见陈毅大胆泼辣,猛冲猛杀,一展虎将英姿。李福槐却不慌不忙,稳扎稳打,显出老谋深算的气度,几个回合,“杀”得对手只有招架之力。陈毅大吃一惊,长长地呵了口气,心想:这位象棋大师果然厉害,得小心谨慎才是。他提手抓抓头皮,两眼紧紧地盯在棋盘上,显然在运筹策略。停了片刻,忽听“叭”地一声,陈毅一子飞出,深入到对方的腹地;对方也不示弱,大刀阔斧,谋取外势。你来我往,跳马驾炮,出车走象,互不退让,形成对峙状态。李福槐这时推了推老花眼镜,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位朋友如此棋路,看来自己必输无疑。也许是由于心理上的缘故,李福槐只从小处着眼,他举着一个棋子“叭”地一声刚落下,突然发现失策,连喊一声“糟了!”本想悔棋,但想到“落子不悔大丈夫”的棋坛规矩,旋即把手缩了回去。陈毅立即抓住战机,推车沉底,猛喝一声“将军!”李福隗一时措手不及,棋被陈毅的前后夹击给“将”死了,只得拱手认输。

  比赛结束,陈毅获象棋比赛第一名。当裁判员宣布成绩时,观众中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李福槐笑着一手拉住陈毅,一手翘起大拇指夸道:“佩服!佩服!真是打尽天下无敌手的将军。”陈毅乐呵呵地说:“哎!亏你说得出,要不是你留个情面,我还差点被你困住了呢!我走南闯北,逢过许多高手,像你这么精明的棋艺的确少有。”李福槐一听陈毅这话,自觉惭愧地摇了摇了头说:“老朋友过奖了。”

  正说着,传令兵飞马来报:前方战事吃紧。陈毅拱了拱手:“后会有期。”一转身飞身上马,“叭”地一声,枣红马昂头嘶叫,一溜烟地消失在滚滚尘土中…

  1941年“皖南事变”后,就任新四军代军长的陈毅,在江苏中部的一次战斗中,忙里偷闲,先后两次与当地一位私塾老师对弈象棋。第一次是在战斗前,陈毅以一胜二平取得胜利;第二次是在战斗结束后,陈毅则连输3局。当问老先生为什么要先输后赢时,老先生坦诚地回答说:“您是一军之长,在临战前夕,我不能挫伤您的锐气,所以要输给您;在捷报频传取得胜利后,我让您在这个小战场上连吃败仗,是希望你头脑冷静,不滋生骄气。”陈毅听后,感触至深,后来还写了如下诗句:“九牛一毫莫自夸,骄傲自满要翻车。历览古今多少事,成由谦逊败由奢。”

  1964年,陈毅元帅出访回国,途经贵阳时,饶有兴趣地专程游览了“花溪公园”,并特地到棋亭观棋。他又情有独钟地写下了《花溪杂咏》七绝一首:“花溪棋亭位山腰,每人聚此费推敲。劝君让他先一着,后发制人棋最高。”

  黄花塘事件线年,新四军军部转移到淮南盱眙地区的黄花塘。是年,根据党中央统一安排,军部进行了整风运动。时任新四军代理政委的饶漱石认为排挤陈毅的机会到来,于是借整风之机私下以军部名义打电报到延安,罗列出陈毅反对党中央、的十大错误,史称“黄花塘事件”。这次事件由于的干预没有公开化,但它却像一个噩梦一直缠绕着陈毅。直到全国解放以后,“高饶反党集团”事发,陈毅才讨回清白,如释重负。

  当年,调陈毅离开新四军到延安,参加中国“七大”会议,以调解陈饶之间矛盾。曾秘诫陈毅:“凡事忍耐,忍耐最难,但作为一个政治家,必须练习忍耐。”1949年以后,身为上海市长的陈毅面临着工商业改造的困境,而身为华东局书记的饶漱石却迟迟不肯表态予以支持。关键时刻,陈毅豁出去了,向党中央连发六封经济电报,赢得了的赞扬。而也深谙陈毅的这块心病,早在揭批“高饶反党集团”之前便召见了陈毅,听取了陈毅对这一事件的处理意见,从而也就诞生了至今脍炙人口的诗篇《手莫伸》。[10]

  既任外交部长这样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乒乓外交’,我认为‘乒乓外交’之前,首先是‘围棋外交’。”这是从未见诸报端的新外交提法,它背后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外交风云。

  自二战结束后,中日两国间便陷于冷战状态,中日政府间交往中断,只保持了一部分民间交流,而建国后的中日外交则面临着新的考验。50年代刚刚出任外交部长的陈毅正在寻找打开外交僵局的突破口,恰逢日本围棋代表团访华,这位闻名政坛的围棋迷抓住这一机会,亲自前往设在北京饭店的赛场与日本棋手对弈,并在宴会上提出,中日两国围棋界今后可以进行交流。从此,也就拉开了中日两国间“围棋外交”的序幕。部长介绍说,陈毅正是抓住了围棋在日本的影响(日本有800万人下围棋),把围棋与外交联系起来。在陈老总的热心推动下,日本棋界名人联合发表了呼吁书,要求日本政府改变对华政策,早日实现邦交正常化。[10]

  是在北京他的私人官邸。在鸟语花香、石砌玉雕的花园内,年逾八旬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向我们透露出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西哈努克回忆说,当年他的父亲去世时,恰逢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访问柬埔寨,当时两位中国领导人穿上了柬民族服装参加了国丧活动,表示出对柬民族的尊重与友好,令他终生难忘。后来,当他闻讯陈老总不幸逝世的噩耗时,提出前往八宝山参加追悼会,但这样一个起码的要求竟被当时“”一伙所拒绝,他悲恸欲绝。所幸的是,后来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他才被通知允许前往。追悼会过程中,他始终搀扶着病弱的,并听到了这位伟人对陈毅一生的高度评价。对张茜说:“陈毅是个好同志,他对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所作的贡献,是已经下了结论的。”[10]

  1981年出品的电影《陈毅市长》,该片讲述了上海解放初期陈毅同志(魏启明饰)任上海市长期间,依靠工人阶级、革命干部和知识分子,团结民族资产阶级,正确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打开上海工作新局面的故事。[11]

  建国初期,陈毅任上海市长。有一次对工商界人士演讲,讲台上摆放着名贵的鲜花和精美的茶具。陈毅一上台就说:我这个人讲话容易激动,激动起来容易手舞足蹈,讲桌上的这些东西,要是被我碰坏,我这个供给制的市长,实在赔偿不起,所以我请求支持会议主持人,还是先把这些东西精兵简政撤下去吧。会场上的人们立刻发出了轻松的笑声。

  在60年代的一个会议上,陈毅为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而大声疾呼:不能够经过了几十年改造、考验,还把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项帽子戴在所有知识分子头上!说到这里,陈毅摘下帽子,向参加会议的知识分于代表鞠了一躬,然后大声说道:今天,我给你们行脱帽礼!这真挚的感情和恰到好处的幽默,使与会者为之动容。

  陈毅讲话大都不用稿子。但是,他出口成章,侃侃而谈,常常以机敏而风趣的言辞使听者折服。在一次会议上,有人看见他拿着一份稿纸,还不时地低下头看看,后来竟发现那是一张白纸。陈总,您怎么用张空白的发言稿啊?会后有人问他。他回答说:不用稿子,人家会讲我不严肃,信口开河。

  1942年,新四军军部转移到淮南盱眙地区的黄花塘。是年,根据党中央统一安排,军部进行了整风运动。时任新四军代理政委的饶漱石认为排挤陈毅的机会到来,于是借整风之机私下以军部名义打电报到延安,罗列出陈毅反对党中央、的十大错误,史称“黄花塘事件”。这次事件由于的干预没有公开化,但它却像一个噩梦一直缠绕着陈毅。直到全国解放以后,“高饶反党集团”事发,陈毅才讨回清白,如释重负。

  传记片分集讲述了这段被湮没的历史。当年,调陈毅离开新四军到延安,参加中共“七大”会议,以调解陈饶之间矛盾。曾秘诫陈毅:“凡事忍耐,忍耐最难,但作为一个政治家,必须练习忍耐。”全国解放以后,身为上海市长的陈毅面临着工商业改造的困境,而身为华东局书记的饶漱石却迟迟不肯表态予以支持。关键时刻,陈毅豁出去了,向党中央连发六封经济电报,赢得了的赞扬。而也深谙陈毅的这块心病,早在揭批“高饶反党集团”之前便召见了陈毅,听取了陈毅对这一事件的处理意见,从而也就诞生了至今脍炙人口的诗篇《手莫伸》。尤值一提的是,在讲述陈毅历尽艰辛穿越敌占区到达延安时,我们没采用通常必用的宝塔山镜头,而是首次呈现了当年美军观察小组拍摄的昔日延安的真实面貌和老一辈革命家年轻时的活泼风采。

  现任外交部长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乒乓外交’,我认为‘乒乓外交’之前,首先是‘围棋外交’。”这是从未见诸报端的新外交提法,它背后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外交风云。

  自二战结束后,中日两国间便陷于冷战状态,政府间交往中断,只保持了一部分民间交流,而建国后的中日外交则面临着新的考验。五十年代刚刚出任外交部长的陈毅正在寻找打开外交僵局的突破口,恰逢日本围棋代表团访华,这位闻名政坛的围棋迷抓住这一机会,亲自前往设在北京饭店的赛场与日本棋手对弈,并在宴会上提出,中日两国围棋界今后可以进行交流。从此,也就拉开了中日两国间“围棋外交”的序幕。片中,部长介绍说,陈毅正是抓住了围棋在日本的影响(日本有800万人下围棋),把围棋与外交联系起来。在陈老总的热心推动下,日本棋界名人联合发表了呼吁书,要求日本政府改变对华政策,早日实现邦交正常化。

  今天,当我们从片中看到陈毅拈起棋子,思考片刻,指落中枰时,都会情不自禁地由衷感叹陈老总胸中的雄韬伟略,演绎出新中国外交史上一个辉煌的范例。

  在有关中美两国建交的厚厚案卷里,这是一个尘封年久的线年珍宝岛一声枪响,将中苏关系推向更为恶化的深渊。同时,也使得中美苏三国之间的战略关系更为复杂化。此时,极需像当年打江山那样,身边有忠臣良将出谋划策,他向周恩来密授机宜,请已经下放劳动改造的四位健在的老帅即陈毅、、、立即回京,用周恩来的话讲:“你们四位都是元帅,毛主席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们,就是希望以战略的眼光分析国际形势,提出战略性看法,供毛主席决策参考。”这也就是多年来人们猜测纷传的所谓“四老帅务虚会”。

  这年3月至10月,由陈毅牵头主持,四位老帅在中南海武成殿共开了24次会,向党中央呈递了三份对国际形势的分析报告。陈毅曾说过:“这是关系国家安危的大事,回答必须明确,不能含糊其词。”后来,他在病榻上得知尼克松将于次年访华时,欣然道:“也许我看不到两国正式建交,但我们的建议起了作用,这就好嘛。”

  历史证明,四老帅务虚会为下决心改善冰封已久的中美关系起到了关键性推动作用。当与尼克松的手握到一起时,尼克松曾语重心长地这样说:“今天,我在这里握手时不能忘记另一个人,他在几个月前去世,他就是陈毅……”

  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是陈毅生前挚友。我们见到他是在北京他的私人官邸。在鸟语花香、石砌玉雕的花园内,年逾八旬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向我们透露出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他说,当年他的父亲去世时,恰逢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访问柬埔寨,当时两位中国领导人穿上了柬民族服装参加了国丧活动,表示出对柬民族的尊重与友好,令他终生难忘。后来,当他闻讯陈老总不幸逝世的噩耗时,提出前往八宝山参加追悼会,但这样一个起码的要求竟被当时一伙所拒绝,他悲恸欲绝。所幸的是,后来毛主席参加了陈毅的追悼会,他才被通知允许前往。追悼会过程中,他始终搀扶着病弱的,并听到了这位伟人对陈毅一生的高度评价。对张茜说:“陈毅是个好同志,他对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所作的贡献,是已经下了结论的。”

  以往摄制伟人传纪影片,多采用采访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回顾已故领导人的方法,此次我们还特意找到当年与陈毅作战的对立面,听听他们是怎样评价陈毅的,为的是还一个真实可信的历史予观众。我们采访了佐田雅人先生,他是当年日本侵华作战驻盐城守军中的一员,必须一提的是,他亦是当今日本歌坛巨星佐田雅志的父亲。

  在上海西郊的一家酒店里,采访佐田先生的气氛轻松而幽默,老人回忆他与陈毅结识的经过非常别致。当时他奉命去抓捕陈毅,当他冲入陈毅所驻的抗大五分校,留给他的只是一间空屋和满地书籍,他出于好奇背了一包书回营地,这些书的扉页上都盖着“陈毅藏书”的印章,两个人就是在这样特殊的环境里这样特殊地相识了。佐田先生从小生长在中国东北,识得中文,通过阅读陈毅的书籍,他了解到陈毅的爱好和为人,对于陈毅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老人更是敬佩不已。他说当年最害怕的就是与新四军作战(说到此处他比划出滑稽的刺杀动作,口中“杀杀”有声),今天盐城新四军纪念馆展出的战利品中有几辆自行车,其中一辆就是他在战斗中仓皇逃跑所遗弃的。

本文链接:http://sasagurink.com/gemingleguanzhuyi/963.html